Saturday, April 14, 2012

激战 - 英式桌球

本来是打算将此篇保存在draft,后来还是改变主意了。

写Blog就是看心情嘛。

也不知道何时开始,放工后到game room 打桌球已成为我的习惯。

至于对手嘛,最近都好像没换过人。平时都是抱着玩乐的心情,胜负并不很重要。

无论任何比赛,除了实力之外,运气也占据了一定的位置在左右着胜负。然而却不能把每一次的成败都归咎于运气,到底是自己退步了,还是对手强大了?搞不清楚这一点,糊里糊涂的输了比赛的确有点不甘心。可能是最近工作上总是被大局所操纵的郁闷被带到桌台上了吧,总是想确实一下,如果自己再努力些,是否可以扭转所谓的大势?

然而这种想法却可怜了平时和我打球的这位同事了。对手在毫无角度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把球打进洞是一件令人很懊恼的事。在4-0惨败的情况下忽然间想试试看是否可以和所谓的运气和时势拼一拼。在重赛中,为了让自己更有把握的操控局面;几乎每一球我都花上无比的脑力在思考球的去向,击球的力量、角度、白球停止的位置、等等。甚至在首发球时,我已经盘算着终局的情况。这种方式打球的却很累,就连对手也会感到乏味。平时总觉得打球时间过得很快、很轻松;今天确是筋疲力尽,仿佛桌台上的球好像永远都打不完。终盘时也只能以4-3险胜,但却完全没有胜利的感觉,心情反而更沉重。

如此情况如果转到职场上又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呢?坚持到最后带来的是满足的胜利还是虚无呢?

或许应该转换一下心情,学学阿信吧!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倔强》-阿信



2012 / 4 / 13
寻找方向@桌球风波
Wilson

Wednesday, April 11, 2012

倒数253日 - 地震

中学时代,地理课本上记载着马来西亚位于一个不受地震/火山影响的安全地带。
在2004年-南亚海啸事件中,马来西亚已经脱离这个所谓的安全地带。印度洋的余震波及马来西亚北部地区,海啸更侵袭了槟岛部分地区。

2007年,本人正式迁至槟城,海啸事件的残骸已被清除。2007-2012 期间,也曾亲身体验过几次轻微的地震。记得第一次时还以为自己睡眠不足而头昏脑胀。虽然有了几次的经验,但每次地震时都没有抱着逃生的心态。大概是因为轻微的地震不至于造成恐慌。记得去年我还第一时间打开面子书,佳礼论坛以及lowyat 论坛,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看看大家的反应。果然还是缺乏面临天灾意识。

2012年四月十一日,距离玛雅族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倒数253天,我经历了人生中最严重的地震。在苏门答腊北部发生的8.9级地震再次波及马来西亚。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便察觉到是地震了。然而这次的级数却跟以往经历过的大大不同,桌椅以及建筑物比以往摇晃得更剧烈。以前经历的地震都是维持在数秒之间,而这次却持续了几分钟。再看看同事们的反应,有的惊慌,有的不知所措,有的在傻笑(包括我 - 第一反应“哇佬野!!”)。地震第一波颇为严重,大家都走出cubicle互相质问是否感觉到地震,甚至有人像以前的我一样查看面子书,update status (=.=)。有了共识后,大家开始疏散到公司外的空地。集合在空地时,看见许多人拿起手机致电给家人(不经想起了《那些年》柯景腾打给沈佳宜的那一幕,因为网络的拥挤而奔跑了数十里),当然我也给妈拨了一通电话报平安。幸运的是网络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烂,一次成功(^_^)v。

地震结束后,大家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但是并没有继续工作而是忙着上网搜寻有关的资料。我当然也连接上佳礼论坛。哇靠!已经有数个帖在讨论着地震事件而且还是在地震发生时马上开贴,这些家伙真的不怕死吗 (⌐_⌐)。其中比较感兴趣的是《地震时你第一个想带着逃的是什么?》
投票结果的确蛮准下,只要查看面子书版面就可以发现许多非常“update”的status ...  (=.=)

电影《2012》中,地震是世界末日的其中一个先兆,玛雅族的语言是否真的开始应验了呢?